别尔戈罗德是库尔斯克会战中的主战场之一,库尔斯克会战是苏军和德军主机之间的命运大决战,双发投入总兵力达400多万人,其中德军150万人,苏军兵力近300万人,双发投入坦克达1万多辆,因而在会战中还爆发了战争史上最大规模的坦克战。

1943年8月,苏军装甲部队突破德军防线纵深达200公里,并牢牢地控制了别尔戈罗德。

德军决定在别尔戈罗德地区投入6万步兵和装甲部队从后翼截断和围歼苏军先头部队,德军和苏军为争夺别尔戈罗德开始了殊死的血拼,别尔戈罗德战役拉开了序幕。

在别尔戈罗德20多公里长的狭窄战线上,苏军投入了3000多门大炮对企图保卫苏军先头部队的德军进行了饱和炮击,苏军统帅部门同时投入了数十万士兵对德军阵地进行了血肉强攻。

苏军强大的攻势和占绝对数量优势的兵力终于将德军赶出来别尔戈罗德市,取得了战役的完全胜利。

在10天的残酷厮杀中,别尔戈罗德战役中德军单是阵亡人数就达到2万人,占该战役参战部队的三分之一,苏军官方数学显示在该战役中苏军也有5万多人阵亡。

《被遗忘的士兵

一个德国士兵的苏德战争回忆录》

【冬叉】启动词 (冬兵的启动词其实很甜)

冬日战士启动词:

желание(渴望)        ржавчина(生锈)

семнадцать(十七)     рассвет(黎明)

печь(火炉)                     девять(九)  

доброта(善良)               домой(回家)

грузовик(货车)                 один(一)

史蒂夫见过冬兵听到启动词后失控暴走的样子。所以,当他听到被他们追捕的前特战队长朗姆洛冲着已找回记忆的巴基大声喊出启动词时,他的心瞬间一紧。

立刻,史蒂夫做好了战斗准备,准备帮助自己最好的哥们恢复理智。然而,冬兵并没有像史蒂夫和朗姆洛想的那样开启人形兵器的暴走模式。

他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在朗姆洛怀疑冬兵是不是真的傻了的时候,站在他对面,比他高出半头,壮了一圈的冬兵撇了撇嘴,糯糯的冲着他叫了一声:“布洛克”  ,朗姆洛傻了。看着自己的好友嗷地一声把朗姆洛扑倒在地,紧抱着朗姆洛嚎啕大哭的史蒂夫也傻了。

“巴基你是说,那是朗姆洛向你表达心意的爱语?”再次确定自己四倍听力没有幻听的史蒂夫小心翼翼地询问。

“恩”被一众复仇者围在中间的冬兵一脸幸福的冲史蒂夫点点头。

“那不是你的启动词?你上次听到失控后差点和我打起来。”坐在一边的托尼忍不住喊到。

“不,那不一样,布洛克和别人不一样。”冬兵摇了摇头,笑着回忆说:

“在九头蛇里他无时无刻不在我身边照顾我,我被洗脑的时候他都在陪我,无论他多忙,每次我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一定是他。

在那些最黑暗的日子里,他让我渴望活下去。

他高中都没毕业,却找技术人员学会了机械手臂的修护,因为他总是担心我的手臂会因为保养不及时而生锈。

他总是叫我兔崽子,把我当成十七岁的未成年小鬼,笑着原谅我做错的任何事。有好几次,我因为洗脑失控差点把他掐死,他却说这不是我的错。

我们一起执行任务,就只有彼此。他陪我度过每一个黑夜,陪我等来黎明升起的太阳。

冬天的时候,我们一起依偎在安全屋的火炉边取暖时,他总是把自己的毯子也盖在我身上。

在九头蛇,我们过着每天执行任务,九死一生的日子。我因为任务杀了那么多人,所有人都怕我,把我当成兵器。

只有他,会在每次休假时,不顾违反规定的严厉惩罚,带我偷偷从基地里溜出来。带我去吃饭,给我买东西。有时候,布洛克还喜欢带我去小巷子里为流浪猫,去贫民窟给那里的小鬼送吃的。

布洛克他会杀人,能打架,还爱骂人。但其实,我知道,他比任何人都要温柔,都要善良。

他答应我,他以后会带我回家。回我们的家,他从不骗我。

我爱他,从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从我们第一次一起坐在伪装货车里去执行任务,我因为洗脑的副作用,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他为了让我更舒服一点,一直保持直坐的姿势整整十二个小时的时候

我就在心里告诉过自己,虽然我可能会因为洗脑忘记他的名字,但我一定要记住他的样子,因为他就是我一见钟情的一生唯一的挚爱。”

冬兵说着,低下头腼腆的笑了,在他身边围着听傻了的复仇者们。

“可是,巴基……”就在史蒂夫想说点什么时,冬兵的电话突然响了,这个电话是冬兵最近几天才买的,里面只存了一个号码。

“小兔崽子,饭都做好了,还不回家!”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叫骂。

“ 有事耽误了,我现在就回。”巴基笑着挂了电话,迅速站起来。“那各位我先回去了。”巴基一边笑着挥手告别,一边大步的往门外跑。

“巴基。”史蒂夫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他们今天把巴基叫到这里,本来是想劝巴基搬回复仇者基地住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朗姆洛曾经是九头蛇,他是危险分子,你不应该保释他,更不应该和他住在一起。’这些史蒂夫本来已经想好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算了,让他回家住吧。”托尼笑着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鹿仔说得对,那个朗姆洛值得他用一生去爱。”

“的确,他是个好人。”良久,史蒂夫笑着点了点头,“毕竟,他爱巴基,和巴基爱他一样多。”

【冬叉】情人节 (超爱玫瑰花,隐罗叉)

情人节,已经成为复仇者的冬兵在执行任务时突然失踪了。永远视任务如生命般的冬兵放弃任务,无故失踪急坏了史蒂夫,也吓坏了复仇者里所有人。

在运用了神盾局的全部情报信息网后,史蒂夫终于在俄罗斯一处已经废弃的九头蛇基地里找到了冬兵,如果不是九头蛇已经覆灭了,就连史蒂夫也要以为巴基又失控了。

站在破败基地里的冬兵眼眶红红的,手里拿着一支不知从哪里捡来的玫瑰对着一个类似休息室的房间发呆。

没有人知道冬兵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更没有人知道冬兵手里为什么紧握着那支玫瑰。

被史蒂夫带回复仇者的冬兵,面对所有人的询问,通通选择闭口不谈。没有办法的史蒂夫只好去问曾是九头蛇,现在被神盾局收纳的特勤人员罗林斯。

在史蒂夫面前同样是一问三不知的罗林斯在走出史蒂夫办公室后,迅速将从眼角溢出的泪水抹掉。

罗林斯知道,他清楚的记得,在几年前的情人节,就在俄罗斯那个寒冷的基地里,他的头儿答应了冬兵傻里傻气的告白。

胡维纳尔·ä¹Œå°”比诺 医生是幸运的,因为他和爱的人走完了一生。
而佛罗伦蒂诺·é˜¿é‡Œè¨åˆ™æ˜¯å¹¸ç¦çš„,因为在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的努力后,他终于拥抱了他一生一世的花冠女神。

                              记:《霍乱时期的爱情》

敦刻尔克真正的伟大不是三十三万五千人的安全撤离,而是每个小人物勇敢的心。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